不飞不是爬

【盾铁】海盗国王


“你来做什么?受人尊敬的罗杰斯王?”Tony用手遮住眼睛,他一点都不想看见Steve穿上那些华贵繁复、代表着他真正地位的衣服,完全没有在钢铁45号上穿的脏水手衣看得顺眼,“来嘲笑你低贱的死囚吗?”

“你明知道我不是,并且严格意义上来说,你现在还没有被判死刑。”Steve端着餐盘坐到了Tony的床一角,对于Tony立刻缩到床另一边的行为权当看不见。

“拜托了,Tony你别这么固执。放弃当一个强盗,像你父亲那样,成为可以让他感到骄傲的人,难道不是你一直以来所希望的吗?”Steve看见Tony眼睛立刻眯了起来,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他一点也不感觉后悔。

然后Tony恶劣地笑了,像一个真正的海盗那样的狡猾又机敏。
“Captain Stark记得你说过,你永远都不会成为海盗。但是你可能不太清楚,尊敬的罗杰斯王,”Tony突然靠近他,用脏兮兮的手向他那边伸去,“海盗唯一能采用的生存方式,就是背叛其他海盗*。你已经拥有了成为海盗的入门证啦。”

Tony将手抽了回去,锁链发出的声音似乎吓到了他手里的小东西。Steve看见了,那是一只瘦骨嶙峋、可怜巴巴的小老鼠。

“他真是个有天赋的水手。是不是,Dummy?”

小老鼠在他的手掌中不安分地动着,舔舐他手指尖残留的黑胡椒汁,却一不小心碰到了Tony这几天抠石墙被刮破了的伤口。这让他颤抖了一下,嘀咕着什么要把Dummy扔出去之类的话。

良久,Steve放下了餐盘,无力地说出事实,望图Tony回心转意:“人们要把你处死的呼声很高,而明天就是你的判决日了。”

“哦,自我想要成为海盗以来,我就知道终会有这么一天。我毫不诧异。”Tony的眼神黏在小老鼠的身上,就像那小生命的身体上有一张宝藏图。

“你不怕死吗?”Steve显得有些急躁。

“怕得要死。这听上去很疯狂是吧?”
“但疯狂和伟大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他们往往是相伴而行的。”

Steve看着Tony骄傲的笑容,觉得自己想让Tony放弃自由的海盗事业的想法是无稽之谈。Tony总是这样,疯狂的同时还保有良知。迫切地希望成为一名合格的海盗,但是自身的天性却阻止他完全堕入黑暗。即使这样的Tony与那样罪恶的勾当格格不入,但Steve无法评判Tony的行为是对是错,没有人可以左右一个自由人的选择。

“你是个智慧的人。从我身份的立场上,我坚决与你为敌。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伟人。”Steve收回了属于国王的冷漠表情,转而真挚地看着Tony,几乎让Tony喘不过气。

“用生命去追求自由的人都是伟大而令人感动的。”

——————————

次日的审判如期而至。

艾迈瑞国家的审判院是古老而又华丽的,这样历史悠久的建筑在当时的世界上是非常稀少的。
在这片陆地上拥有这样殊荣的建筑只坐落于两个国家,其中之一就是这位于大陆东海岸,被称为星盾之国的艾迈瑞国。对于星盾之国这个称号,大陆上流传有一个经典的童话。

说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有几个世纪,大陆东海岸原来是星星的故乡。白昼,星星就坠落在这片土地上;夜晚,那些星星又变成天使,悬在夜空中,为这一整片大陆的人类唱着来自天堂的安眠曲。昼夜更替,经久不息。

就这样,星星一直都住在东海岸,从不与其他物种往来直到有一天被打破。伴着微弱的晨曦,一个来自西海岸的金发男人跟随着其中一颗星星来到了这片星辰之地,手中拿着一个盾牌,上面有代表着白日的红色,还有着蓝色代表深夜。在盾牌的正中间还有一颗闪烁着奇异光芒的星。

所有的星星都被吓坏了,他们惧怕那个男人手中的盾牌,怕那盾牌尖锐的盾边会插在自己的胸口,毁坏了自己体内的真星。于是他们都飞走了,飞回到了上帝那里。

只有一颗星星没有离开,正是那个人类男性所追随的那颗。
那颗星星对那金发男人说,他愿意放弃他的晨风,他的雨露,他的黄昏,他的一切,去保护他,关心他。
他告诉那个人,如果他愿意来,等到凌晨四点,就照着自己的指引,去到那个传说中的星辰之地找自己。

于是星星失去了天使的羽翼,不再向着全大陆人唱那首安眠曲,变成了像那金发男人似的人类,只是他的胸口依然会发出像星星一样的光。
他们在荒芜的星辰残垣中,建起了属于他们的国家。

Tony戴着沉重的镣铐站在审讯台上,环顾着四周的雕栏玉砌犹在,又想到了母亲曾经给他讲过无数次的、关于西方国度,艾迈瑞的童话。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与艾迈瑞有外交来往,甚至比别国来往的都要密切。母亲会让仆从带他去别的国家旅游,Tony也会在父母出国外交的时候陪同他们一起。但他鲜有去过东海岸,东海岸是遥远又令Tony向往的。

自打Tony被带进审判院,他就没有停止地惊叹于这么古典绚丽的室内装饰。他承认自己在其他国家零零散散地看到过这样风格的室内装饰,但如此集中而且精美的,Tony还没在第二个国家见过。甚至Tony还有些庆幸昨天晚上Steve让他洗了个澡,不然他脏兮兮的脚板踩在那华丽的大理石地上Tony会感觉超级罪恶。

四角的浮雕看上去是已经经历了两三个世纪,从外部看来,这座建筑比她四周的都要高。而进入了内部后,看见拱顶上画满了充满宗教色彩的壁画,更显得拱顶遥不可及。正中的爵士白大理石桌沉重又庄严,桌沿有着繁复雅致的装饰性雕刻,泛着夹杂了些淡黄的白色,明晃晃地让他有那么一刻感觉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但他手腕上套着的铁链造成了下坠感,把他拉回了作为囚犯的肉体里。

如今Tony如愿以偿,但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落魄的模样站在这个闻名于世的伟大建筑里。

他在他身后的是艾迈瑞国家的参议员们,个个都希望他可以被定死刑,然而Tony没有可以构成犯罪的行为,就连法官也无可奈何。门外民众的呼声穿过了彩色的琉璃窗,室内的人可以清晰地听见其内容喊着“异教徒”之类的字眼。

法官最终没有判死刑,只是有鞭刑罢了。参议员们多少有些不满,但他们终有一天会把这该死的海盗推上刑台,并把其他的海盗赶尽杀绝。人民看见审判院厚重的大门被打开,听完了传召人的宣布,立刻就在大门口吵开了,喧闹着想让法官重新判决。当他们看见受人敬重的法官先生走出大门,鸭子塘般的混乱场面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Stan Lee先生!”钟表店的伙计大喊着,“这些该死的海盗无恶不作!他本应被判死刑!””
人民跟随着那个人发出了抗议,局面又趋向失控。

“不,艾迈瑞的人民们,”Stan Lee不为所动,“那海盗的行为没有对其他人构成威胁。判以鞭刑是最重的刑,这已经是违背法律了。你们也不要再强加不必要的刑罚给那个迷途之人了。”

“海盗的存在本身就是罪恶!”
“该死的异教徒!”
“丑恶的魔鬼的化身!”

法官听着身后的呼喊声叹了口气,历史上有多少人是无罪的,却被无端愤怒的人民被推上断头台,葬送了自己可怜的小命。这成为国王平复民愤的默认手段,这是整个世界国王的通用手段。

恐怕这个海盗也难逃一死吧。

Tony从门里出来就看见人们愤怒的嘴脸,竟然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他扬起他那漂亮干净的脸庞,调皮地向那些被护卫拦住的人们眨了下眼睛。

最前排的人们楞了一下,尔后男人们更是愤怒,但女性们有好一会儿都没作声。

——————————

上午的天气就已经有些阴沉,空气里都夹杂着海水的微寒。到了中午,天色就像是平时的七八点,乌压压得几乎是要挤向地面。不消一会儿,雨就肆无忌惮地下了起来。

再一次被关进了塔里的Tony感到了寒冷,他身上薄薄的囚服根本就不御寒,饥饿更是让他有些眼前发黑。身体上的不适更加深了Tony的痛苦。他听着暴雨击打铁窗栏的特殊声音,喧嚣着冲击着Tony的耳膜,让他无法抑制地陷入了恐慌,一切都倒退回了二十年前的那个圣诞前夕夜。

黑暗,暴雨,寒冷,疼痛,还有孤独。

「没用了!Stark王已经……看看王后在哪里!」

……

「失血过多!快些啊!你没看见王后正在向你说些什么吗!?」

……

「有谁见到Anthony殿下了吗?」

……

光线,雨,还有源于胸口的疼痛。

「在这里!Anthony殿下还睁着眼睛!」
「Anthony,你还能听见我说话吗!?」
「Sir!Sir!别闭上眼睛!」

我的母亲,她怎么了……
为什么她的眼神晦暗无光

为什么母亲的心口一直在流血……

你们,你们……
「快去...救...我母亲啊……」

……

「对不起,Anthony殿下,我们也无能为力。」
「Howard Stark王与Maria王后,于今日凌晨3:25去世。」

他们怎么了?

他们怎么会去世?

「Banner医生...你骗...骗我...」
「Howard那个...混蛋...我的母亲...怎么会...就这么轻易的……」

「对不起,Anthony殿下。您受了重伤,以及严重的精神刺激。请先睡一会儿……」

……

Tony知道自己被打了安定剂,但他却无法遏制住从心里涌出的哀伤和悲怆。那些情感像雨一样,把他整个人打得透湿,几乎要将他淹死。

Tony在昏迷中喃喃自语,

「母亲啊...请把我从这噩梦中唤醒……」

「告诉我真相……」


tbc

注:「」里的对话是过去发生的对话

暑假只放8天……
可能更新会三四天一更
写的不尽人意,希望多多包涵,提些意见

喜欢的话请点赞哟qwq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