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飞不是爬

【盾铁】海盗国王

Peter在参议院外面,听着别人讨论着院内即将判刑的海盗。他们说海盗Tony Stark带领他的钢铁45号做尽了伤天害理之事,烧杀掠抢无恶不作。甚至说他们和恶魔签下了契约,获得了来自地狱的魔法。
魔法的源头是一块正方体的魔石,散发着来自海洋的蓝色荧光,拥有足以毁灭整个大陆的力量。船长Tony Stark会先把魔石投射到他的目标城市,让那魔石将城镇毁灭,不留一个活口,再将城市里的物资和宝贝全掠夺走,心狠手辣,残忍得连海里的鲨鱼闻见他船缠绕的邪恶污浊的气味都会退避三舍。

Peter听了描述,脑中立刻出现了一个身高八尺,一条狰狞的伤疤竖在脸颊上,眼神凶恶冷酷,肌肉盘根错节的大汉,一看就是Peter不敢贸然招惹的类型,标准的海盗配置。

过了大概半小时,参议院的门被打开,人们听了判决都吵闹了起来,他们无法被区区一场鞭刑安抚。Peter跟随着人流挤到了院门口,Stan Lee老爷子严肃地和民众解释着什么,随后扬长而去。Peter只听到了“迷途之人”什么的,只言片语罢了。镣铐相互碰撞的声音从门内发出的声音由远及近,身边人的脏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等不及Peter决定自己到底是低头回避那海盗,还是亲眼见见那海盗穷凶极恶的模样,那人就已经出现在了他视线里。

“!?!?”Peter目瞪口呆地看见那海盗给了所有人一个wink,他感觉自己被所有人骗了。

「嘿,我是钢铁人。睡衣宝宝,你叫什么?」

「Pe…Peter,还有,这是我自己做的衣服,不是睡衣好吗!?」

钢铁人!?那个牢狱里健谈温和的犯人居然是Tony Stark!那个臭名远扬的钢铁45号的船长!

什么钢铁人!他自己怎么就蠢成那样?Tony没有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但他无法把那样友好的Tony与凶残的海盗联系到一起。

所有的事实都在昭示钢铁人就是Tony Stark,而Peter Parker是个大写的傻蛋。

————————

Steve摩挲着手上的审判书,有些庆幸Tony没有被判死刑。他也听说了流传民间的那些关于Tony的流言蜚语。他理性地不去偏向任何一方,但感性却鞭挞着他的良心,作为一名国君的良心。

“你不去看一下吗,那个Stark。”James手上捏着一张小纸条,试着把它绑到手中鸽子的腿上,语气显尽了揶揄。他半长的头发相较于之前在钢铁45号上的易容模样整齐太多,衣服也光鲜整洁,俨然一副正经又迷人的上将样子。James手上的鸽子是当时Natasha送给他的,Natasha是个美丽动人又非常危险的女水手,她祖母绿的眸子瞪一下,连船长Tony都会抖三抖,Steve无法猜测Tony是如何把她拉上船的。想想当时James为了追求Natasha可是什么事都干了,包括让她用粉色头绳给他的半长发扎愚蠢的小辫子,这够Steve和Clint笑他一辈子。

笑话归笑话,James最后还是抱得美人归,虽然表面上大家都装作不知道,但Tony还是因为自己的水手被拐走有些不爽。Steve皱眉,对于好友意外地和海盗有了深层次的联系感到颇为担忧。

此时Steve看着Bucky眼中闪烁着的戏谑,狠狠地揉了一把自己的脸,他清楚Bucky在给Natasha传什么信,无非就是让Natasha他们来救他们的船长。

“你的意思是,Natasha他们马上就要来劫狱了?”Steve眯起眼睛,愠怒地看着好友。
“谁知道呢,”Bucky整理着鸽子洁白的羽毛,“但我知道的是你并不想让Tony被民众的舆论推上绞刑架。”

“并不是因为那个海盗是Tony,无罪的人与海盗这两个身份并不冲突。如果死刑被滥用,那么法律的存在也是没有意义的。”Steve正直地声音让James无法反驳。

“这是你上任的第一个海盗案,你还是谨慎点好。你手上没有证据可以证明Tony是无罪的,他甚至是一个出了名的海盗。毕竟你知道,”

“人民是盲目又强大的,而海盗的形象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在人们的恐惧里。”

James带着鸽子走后,仆人又来通知他晚餐就绪。Steve思量着想吃完晚饭再解决与九头蛇国的外交问题。

———————

Peter今天被派去给那海盗送饭。 他端着盘子站在门外好一会儿,思考自己应该如何面对门里面的海盗。他不清楚前几天的友善是不是Tony装出来的,一方面Peter从不相信那些流言蜚语,另一方面他又无法通过仅是几天的相处去判断Tony的为人。本叔叔教导他没有绝对的坏人,也没有纯粹的好人。

他最终决定看Tony的态度再决定,推开门进去了。

“Stark先生,你的晚饭。”

他看见Tony Stark悄声无息地蜷缩在小床上,半晌没动静。

Peter对于这样的反应感到不满,他很不喜欢这样傲慢的态度,但还是耐着性子又喊了一声。

“Stark?”

Tony照样一言不发地背对着Peter。Peter注意到床上的Tony正微微地发抖,他觉得那海盗可能是被冻得受不了了。Peter刚要上前去查看情况,又猛然地停住了。他想到正发抖的不过是个傲慢又虚伪的海盗,根本不值得自己那样对待于是他将餐盘放在地上就转身要走。

就在Peter前脚跨出门时,外面打了一个响雷,响得都让他动作一滞。接着他又听见一声几乎低不可闻的啜泣,载满了痛苦与惊恐,那是不应该属于一个凶残的海盗的。Peter意识到了Tony有些不正常,他赶忙折回去,绕过了餐盘,去触碰Tony的肩膀。单薄布料下的肌肉僵硬得像是石头,背后的衣服被汗浸的透湿,松密的卷发此时也软趴趴地蔫了下来,服帖在脑袋上。Peter将Tony身体掰过来,火光一灯如豆,在冷风中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Tony的脸庞被昏暗缠绕着,让Peter什么都看不清,但是这却让他听见了Tony发出的细小呻吟,那些呻吟几乎要被雨水击打铁窗的巨响给淹没。

Peter不清楚Tony是怎么了,但他还是打横抱起了Tony。Peter是个力气很大的小伙子,他不用太费力就可以支撑着Tony,况且牢狱生活和执拗的性子导致Tony体重减轻了不少。Peter才走两步就懊恼地想到他被锁链锁着,根本无法离开这个房间。

他只好再把Tony放回床上,尽量不让Tony缩成一团。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外面又是一道要将天空劈开的闪电,照亮了昏暗的牢房,紧接着响雷钻入了Peter的耳朵里。霎时间Tony就惊恐地抱成一团,一只手死死攥着胸前的织物,大大的眼睛猛然睁开,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尖叫。

Peter知道那有很大几率是创伤后应激障碍,而且是非常严重、令人记忆深刻的。

他之前在医院里打杂时见过这类疾病。那是一座位于海边的平民医院,患者多是住在港口附近,受到海盗或是强盗袭击,目睹了身边的人被迫害致死,Peter认为那确实是很残忍的。他想去通知医生,但又不放心Tony一个人在牢房里挣扎,只好面对着Tony的床坐下,确保Tony可以看见他。

Peter尝试着和Tony说些什么,以确保他还是保留着理智的。

Tony背靠着潮湿的石墙,感觉异常寒冷,他的意识也是清醒的,这很好,但同时也糟透了。大脑里一直在回放二十年前的那个画面,像是深嵌进了他的生命中,成为他最痛恨、最无计可施的弱点。

几年前Tony在Bruce的坚持下接受了焦虑症的长期治疗,终于把Tony从失眠中拯救了出来,所有人都以为Tony好了,他自己也感觉精神相较之前好了许多。

直到有一天,他从噩梦中惊醒,外面打了个响雷,把他拖回了充斥着血腥味的地狱中,现实正离他远去。Tony就那样僵坐在床上大约一刻钟,然后他的所有的感官都回来了,只是胸口的旧伤叫嚣着,让人难以忍受。Tony抚摸胸前狰狞的疤痕,试图让它不再疼痛,更多的是阻止它不断地提起令自己痛苦的回忆。

好了。

他自己对着自己说。

快别想了。

于是Tony此刻强迫自己将那个小鬼的话听进脑子里。他感觉自己有些头晕,Peter的声音模糊又小心,就好像Tony听见过大的声音就会碎掉一样。他好像是在说自己的故事,Tony不是很确定。

Peter说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到本叔家,他一直和他的叔叔婶婶一起生活;他又说自己可以精准地预知天气;他很穷,所以他现在在靠打杂赚外快;他马上就要从高中毕业了。

“你知道『蜘蛛理查德』吗?”Peter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题,即使极力地在压抑语气里的兴奋,还是让人很难忽略。

Tony当然知道他说的那个人,理查德·帕克,一位名镇四海的海盗水手。『蜘蛛理查德』是海盗界里少有的异类,不仅仅他是一位勇敢的海盗,更让他出名的是因为他有可以听懂蜘蛛鱼语言的能力。

蜘蛛鱼是一种分布很广,繁殖能力很强的小型鱼种,水手们可以通过蜘蛛鱼的游向来判断天气。但蜘蛛鱼的名字由来就是因为它们是狡猾的(当然它们头顶的蜘蛛模样的花纹也是主要原因之一),热衷于欺骗那些经验少的水手们,传报一些虚假的信息,导致水手们不得不放弃那么准确的预报。但当船员们依靠云来判断天气有转变,那就已经不算是『预报』了。

但是拥有一个特殊的能力,总是会有附带条件的。所有人都知道,『蜘蛛理查德』是受了大海诅咒的,以致于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家庭去航海终身。

「一个海盗,拥有了一个家庭是十分可笑又可悲的。」Tony至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遇见传说中的那位『蜘蛛理查德』时,他对自己说的话。

那海盗玩着手上的一条有些老旧的手链,摩挲着那块被串起来的铜质硬币,上面刻着蜘蛛的图样。那是Tony第一次去龟岛,为了召集一些水手。他问蜘蛛理查德愿不愿意上他的船,理查德拒绝了他,但是告诉了Tony,有一个小子肯定会愿意,一个也会懂蜘蛛鱼语的年轻小伙子。他笃定的语气里有些悲伤,但更多的还是骄傲,Tony也大致猜出了理查德与他提及的那个小子的关系。

“我就和那个『蜘蛛理查德』一样,可以预知天气,从一群鱼类那里。”

Peter很高兴Tony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睁大了眼睛,他以为Tony是因为得知自己的能力而感到讶异。事实上Tony在仔细打量了Peter五官之后翻了个白眼。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肯定愿意加入钢铁45号的小子?」Tony默默地腹诽着理查德·帕克,「真的是被蜘蛛鱼诅咒折磨得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清楚啊。」

Tony决定试探一下Peter。“你...想成为水手吗?”

“你是在怂恿我吗?”Peter敛去了笑脸,有些警觉地看着对方,“我并不想成为魔鬼的下属。”

“我问的不是你的道德,而是你的内心和本性。”Tony压低了声音,像是呓语一样,几乎被雨声冲散。先前的恐慌感被好奇取代了,大眼睛里反射着微弱的火光,比刚才苍白无力的模样好了太多,“你没有见识过海军机构利欲熏心的丑恶模样,所谓的正义和邪恶都不是绝对的。这世界上只有,什么事不能做,什么事可以做。”

Peter没有回答,转而催促Tony吃晚饭。Tony皱了一下鼻子,对于晚饭是意面感到高兴,这是退让的信号,他因为Steve的示弱而暗爽。Tony拿起叉子,当咽下第一口意面时,他不得不感受到了时间流逝的可怖。上一次他吃到这个味道时,他还穿着华丽的衣物,远离着海水的咸腥味。

餐毕,Peter端着盘子出去了。带上门前他听见Tony有些懒洋洋的声音:

“回去好好想想啊。”

“帕克先生。”

“毕竟拥有能力的同时,往往都会付出些什么别的,关于你所珍爱着的。”

tbc

啊蜘蛛鱼什么的,我瞎掰的啦,其实没有这样的生物啦2333
理查德大家都知道的吧,小蜘蛛的爸爸。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