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飞不是爬

【?铁】 舞人

#可能假装算all铁#
#第一人称#
#不知所云#
#只是作者自己想爽一把#

做梦梦出来的脑洞
梦见RDJ在一个人跳着踢踏舞
骄傲又孤独

——————————————————

我看见
他在偌大的舞台上
穿着华丽又迷人的
充满了中世纪风格的暗红色上衣

他舞姿灵动轻巧
像是黑暗中的精灵
安静地,沉默地燃烧着自己
他眼眸低垂,睫毛颤抖着挡住温润的眼眸
不肯泄露出半点情绪
鞋跟撞击着地面
发出的声响在整个空旷的房间里
从一面墙壁反弹到另一面
回荡着
快速、凌乱,令人心惊胆寒

那就是他了,
放荡不羁的、美丽的、易碎的、
我的珍宝

他看向所有人的目光里都带着挑衅和狡黠
唯独我,
除了我
只有在看向我的时候
他才会露出一副服从的神情

因为他知道什么是疼痛
什么是鲜血
什么是
他不可触犯的底线

我从背后抱住他
像是一只久久藏匿在灌木丛中的猎食者
扑上它一直盯着的猎物
而我
我会像任何一个捕食者那样
撕开猎物的皮肉
咬噬他的灵魂

他浑身僵硬了一下
但并没有挣扎着要离开
他的动作停下了
这让整个空间只剩下他最后一个动作制造出的声音在回荡
然后慢慢地、
慢慢地消失在空气中

"Tony, Tony. 我的宝贝。"我在他耳垂边轻轻厮磨着,发出低不可闻的喟叹。接着又与他的背部拉开一段距离,以将他的反应一览无余。
他耳朵开始变热,像一只温软的小动物一样。
我猜测他的耳朵和脸颊,还有眼眶变得红彤彤得
像是我欺负了他一样
楚楚可怜,让人有种想将其拆吃入腹的欲望

我剥开他单薄的上衣,
裸露的皮肤上还留有我之前惩罚他的痕迹
我抚摸过他光滑的皮肤
从腰窝开始,沿着脊骨,一块一块地向上摸去,一直到最顶端、最突出的那块脊骨。
它上面是我昨天留下的齿印,结痂了,泛着可怜兮兮的红色。我在凹凸不平的伤口上流连了一会儿,这让他开始微微地颤抖着,可能是那种被占有感觉让他感到羞耻。

两边的蝴蝶骨被包裹在适中的肌肉里,有着大致的形状,透着一种充满力量的性感。手指顺着斜方肌来到了他俏皮可爱的魔鬼尖,我鲜少见过有谁的魔鬼尖会如此突出诱人

不知所云的tbc

评论(2)

热度(8)